四川省苍溪县人民法院

遗产继承引纠纷 和解执行续亲情

“事情都拖了三年多了,你一直不履行义务,今天,当着法官的面,你必须把事情了结。”

“我最多拿一万,你们不接受就算了!”

近日,在苍溪法院当事人接待室内,一起继承权纠纷案件的六名当事人你一言我一语,争执不休,整个接待室内弥漫着浓浓的“火药”味儿。

都是房子惹得“祸”

2004年,苍溪县某镇的一对老夫妻召集四个儿子李甲、李乙、李丙和李丁协商分家事宜。经协商,老夫妻将自建的四层小楼房其中一个门面和一层住房分给大儿子李甲,其余楼层分别分给其他三子。期间,四兄弟就父母的赡养问题达成一致意见。几年后,大儿子李甲在一次意外事故中死亡,其留下的遗产引发了家庭“大战”。

在大儿子李甲去世后,由于家庭事务,媳妇冯某与婆婆关系不和。于是,两老人试图要回当初分给大儿子的门面和住房,但遭到了媳妇的拒绝。2016年,老夫妻将媳妇冯某和孙女小青(化名)诉至苍溪法院,主张归还占有的门面和住房。不料在诉讼期间,两老人相继去世。法院查明李甲与前妻还育有一子罗某某,遂依法将李乙、李丙、李丁以及罗某某追加为该案原告。

该案诉争的遗产为一套住房和一间门面,系小产权房,不能取得房产证和土地使用证。因原、被告双方无法就房屋价值及如何处置达成一致意见,法院最终判决李乙、李丙、李丁、罗某某依法享有该房产小部分使用权,李甲的遗孀冯某及其女儿小青享有剩余大大部份使用权。

法院的判决并未平息双方的矛盾,冯某继续对诉争房屋独自占有使用。由于心存怨气,冯某更是要求女儿小青断绝了与原告几人的联系。2019年1月,李乙、李丙、李丁与罗某某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执行法官耐心解剖“顽石”

诉争房产是小产权房,判决只能明确各方享有相应份额的使用权,在双方矛盾极大的情况下,共同使用显然不可能。如何才能让本案得到执行呢?摸清双方的态度,是该案承办法官向剑首先要做的工作。

承办法官找到几名申请人,征求他们的意见,希望从中斡旋,缓和双方矛盾。不想,几名申请人均表示,要回诉争房产是为了完成父母的遗愿,加之被执行人丝毫不顾及亲情,不准孩子与他们来往,因此坚决要求法院按照判决执行。

了解申请人的意见后,承办法官又找到被执行人冯某,希望她能主动配合法院执行,与申请人当面协商。然而,这一提议却遭到了冯某的拒绝,并表示会与房子共存亡。

通过到冯某所在社区与干部、群众走访,承办法官得知冯某患有抑郁症,身体状况堪忧,其女小青正读高中二年级。同时了解到,冯某60多岁的父亲是一位明理之人。

鉴于被执行人冯某特殊的身体情况,承办法官认为,再直接找冯某可能事与愿违。为此,他找到冯某的父亲,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案,希望其劝说女儿积极配合法院履行判决义务。

看到法官也在为女儿的健康和大家庭的和睦着想,老人表示愿意给女儿做工作。

最终,在各方努力下,冯某同意与申请人当面协商。

以法理唤醒沉睡亲情

7月30日,该案四名申请人、两名被执行人以及双方亲属共十余人来到苍溪法院。

由于各方不可能按照判决实际享有该房产的使用权,因此在法官的建议下,双方同意以经济补偿的方式解决纠纷。

“十万,一分都不能少。”

“最多一万,你们不接受就算了。”

针对补偿金额,双方又争执起来,互不相让。

为防止矛盾激化,承办法官当即决定采取“背靠背”的方式分别给双方做工作。

面对冯某,承办法官对其以前未对老人尽到必要的照顾义务及不准孩子与叔伯来往等错误行为进行了批评教育,并从亲情、伦理、法律等方面给其做工作。面对申请人,承办法官又将小青作为唤起亲情,化解矛盾的切入点,积极引导当事人双方和解。

“孩子这么小父亲就死了,母亲又有病,现在学习又正是关键时期,你们几位叔叔也不希望她为这事再次受到伤害吧。”

从上午十点到下午四点,经过近六个小时面对面、背靠背的思想工作,该案终于迎来了转机。

“法官,以前大哥在世时,我们一大家的关系很好,小青也是我们看着长大的。你说的对,不看其他就看在孩子的份上,我们同意让步。”申请人李丁说道。

见此情况,在承办法官鼓励下,小青也主动上前认亲,问候几位叔伯。听到侄女亲切地称呼自己,几位叔伯眼里噙满了泪水。

最终,在承办法官的不懈努力下,双方达成和解协议,诉争房产归被执行人冯某母女,冯某同意向四名申请人补偿3.2万元。

走出调解室,几位叔伯有的拉着小青的手,有的摸着孩子的头,嘘寒问暖,鼓励学习。看到这一幕,承办法官向剑心中感到很欣慰也很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