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苍溪县人民法院

不安“本分”的那些事儿

刚刚接手对外委托鉴定、评估、拍卖工作,我一时不知从何处下手,在摸索中逐步掌握相关的程序,积累一些必要的业务知识。两个月下来,移送出去委托鉴定、评估的案子不过那么10来件,让我有点成就感的却是几件当事人撤回鉴定申请的案子。

原告大俊与被告刚子是老熟人了,刚子平常承包些小工程,大俊就跟着他干些劳务活儿。2014年1月,一处工地完工了,刚子没钱支付工资,便向大俊等人打了欠条。一年多过去了,大俊多次讨要工钱未果,便一纸诉状将刚子告到了法院。

庭审中,原告大俊出具了一张欠条,称系刚子亲笔所写并按有指纹,证明刚子欠他工资28500元。而被告刚子坚决不认可该欠条,并出示自己在欠条落款日后5天的记账本,显示只欠20000元,前不久支付了2500元,实际只欠17500元。双方对欠条和指纹的真实性争执不下,要求进行司法鉴定。

接到案子,我三次电话通知刚子前来提交检材并预缴鉴定费,他总是以各种理由爽约,我不得不以文书通知其限时前来。刚子终于来了,在田法官的见证下,我提取了被告刚子的案前笔迹、案后笔迹、指纹。经过仔细对照检材,想起刚子电话中曾问我的话“指纹鉴定可以做假不?”我心中对鉴定结果已有了初步判断。

于是,我与承办法官简单沟通后,决定试着再做一下双方的调解工作。我向二人讲解了笔迹、指纹鉴定的原理,鉴定结果可能给当事双方带来的法律后果,希望双方特别是被告方再认真考虑一下是否一定要通过鉴定厘清事实,解决纠纷

刚子表示自己确实欠了大俊的钱,但只有17500元,自己这两年运气差,工地上出事死了人,家里二老病故,确实不能一下子全还给大俊,但缓过这阵子一定会给。如果对方坚持欠条上的金额,自己还是要求做司法鉴定。

大俊对刚子这两年的遭遇表示理解,之前在某些工地的结算时也主动让了步,但刚子对亲笔所写的欠条不认账,他感到很气愤,自己劳动所得的辛苦钱必须要收,如果刚子能立即兑现支付欠款,自己也可以再少点。

找到了双方分歧的症结所在,我开始做刚子的工作。谈话中,刚子自知鉴定下来肯定对自己不利,还要花费鉴定费,扩大自己的损失,他同意通过调解了结此案,但目前只能将准备用于鉴定的2600元交给对方,其余的15000元要到今年底前再给,希望对方能同意。

大俊一开始不同意这个方案,认为自己吃亏了,但想到能马上收到部分欠款,其余部分今后也能依据调解书申请强制执行,便也同意调解,但要求刚子承担诉讼费用。

刚子同意了大俊的要求。我当即将刚子预交的鉴定费转交给田法官处理,双方在法官的主持下在调解协议上签字答结,一桩诉讼纠纷终于尘埃落定。

其实,有的案件事实在当事人双方心中是非常清楚的,双方因为一些意见的不合,或是“赌那一口气”,就提出司法鉴定的要求。法庭不便于直接驳回申请,我们委托鉴定部门则可以利用特殊的身份和专业的知识向当事双方晓之以理,让他们明白司法鉴定的严肃性,告知可能面临的法律后果,协助承办法官促成那些事实较为清楚、意见分歧不大的案件达成调解协议。这样不安 “本分”可以节省司法资源,提高审判工作的效率,让公平正义来得更早一些,我愿意多干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