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苍溪县人民法院

法庭故事:一场历时8小时的庭审

“法官,谢谢你为我们的事操心,以后,我们兄妹会好好照顾父亲。”当事人白某某拉住法官何林的手连声致谢。随着各方在调解协议上签字,一场历时8小时的庭审圆满落幕。在法官的倾力调解下,九旬老人白某的赡养问题终于得到妥善解决。在该案审理过程中,苍溪县人民法院东溪法庭以实际行动践行司法为民宗旨,获得了当事人的称赞与认可。

94岁   高龄老人愁赡养

老人白某今年已经94岁高龄,其老伴儿去世多年。老人共养育了二子三女,其长子于2016年去世。长子去世后,老人的其他四名子女因老人的赡养问题闹过矛盾,后经当地政府调解达成协议。今年以来,其子女对当初的赡养协议再次提出异议,均不愿尽赡养义务。眼看即将陷入无人赡养的困境,老人一纸诉状将四名子女诉至苍溪法院东溪法庭。

3小时 巡回审理寻“症结”

东溪法庭受理该案后,承办法官考虑到老人年事已高,行动不便,其居住地距离法庭较远,且此类赡养纠纷案件具有很强的教育意义,故决定巡回审理该案,并将审理地点定在老人家中。

庭审当天,老人的四名子女均到场参加庭审,附近的村民也闻讯到场旁听。在小时的庭审中,法官仔细询问耐心倾听,终于找到了案件的症结所在。原来,老人的次子之所以不愿赡养父亲,是因其认为父亲一直偏爱长子,分家时也未给自己分配财产。同时在哥哥去世后,哥哥的子女参与分割了老人名下的山坡。所以,他认为哥哥的三个子女也应一起赡养老人。

老人的其他三个女儿则表示,自己本身也有六七十岁了,需要自己的子女赡养,哪有能力赡养老父亲?同时,她们认为自己是出嫁之女,赡养老人应当是儿子的事情,与嫁出去的女儿无关。几名被告在赡养父亲的问题上你推我辞,都认为自己有理由、有苦衷

5小时   深入调解化“心结”

既已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承办法官便决定对症下药。庭审结束后,法官征得当事人同意,组织各方进行了调解。

调解中,针对四名被告提出的疑问,法官一一予以解答。法官指出法律并没有规定子女年龄大就可不用赡养父母,其次,出嫁之女不用赡养父母仅是当地农村习俗,而法律明确规定子女均应赡养父母。至于老人的长孙是否应当赡养老人,法官指出,法律虽规定在一定情况下,孙子女或外孙子女应当直接承担赡养祖父母、外祖父母的义务,但本案并不适用,除非老人的长孙自愿赡养。

从“羊有跪乳之恩,有反哺之意”的感恩教育到“上慈下孝,子孝父心宽”的孝文化教育从“买母行孝”的典故到子女赡养父母的法律规定,经过法官5个小时的辨法析理,情理法理的交融,四名被告终于解开心结,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几人均表示愿意赡养父亲,并约定轮流照顾。

在法官的倾力调解下,原、被告双方达成调解协议,各方签字言和老人的赡养终于有了着落。

当天,当承办法官何林和法官助理小李踏着夜色回到法庭,已是晚上十点,尽管饥肠辘辘,疲惫不堪,但案件的圆满解决让两人的脸上露出了舒心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