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苍溪县人民法院

怎么看《底线》?主创人员这么说……

来源:人民法院报
首部全景展现我国司法改革最新成果的
法治题材电视剧《底线》
9月19日起
在湖南卫视、芒果TV、爱奇艺播出


图片


该剧导演刘国彤,编剧费慧君、李晓亮与文学总监王凯在接受采访时各自阐述了对《底线》创作的构思、主题的把握以及此剧背后的时代背景的考量。


《底线》背后是无数个日夜耕耘,今日,它即将登上荧屏,带大众走近司法世界,感受法治的脉搏。



用极致细节打造最真实的法官形象


图片

电视剧《底线》导演 刘国彤


记得去年6月份接到《底线》创作任务的时候,我非常忐忑,因为法院和法官对我来说非常陌生,有种天生的敬畏感。要去创作一个完全陌生的题材,我是非常没有底气的。7月初我们迅速组建了创作团队,在编剧前期采风和创作的基础上,我们走访了全国的十多家法院,渐渐对法官有了一定了解。


我对法官群体有四点感受:一是要成为1名员额法官“太难”。需要本科、研究生毕业,考上公务员,从法官助理做起,通过司法考试,最后还要有名额。普通人干成1件就是成功,法官要干成5件才算起步,所以法官群体是真正的高知精英群体。二是法官的繁忙。我们采访过北京市结案率最高的1名法官,1年结案2000多件,工作日平均每天8件,可以想象这是多么巨大的工作量。三是法官的责任之大,大到决定一个人的生死,并且要对判决终身负责,这种内心的强大压力他们只能独自承担。四是法官的温暖。对公平正义的渴望是人与生俱来的,法官的工作就是在维护着我们每个人内心的那份渴望,维护着这个社会的公序良俗和公平正义。


法院是社会矛盾冲突的聚集地,形形色色的案件涉及到社会方方面面,题材极具广度。诉辩双方都在极力维护己方的利益,在毫不掩饰的冲突中,让我们直视人性。通过一个个典型的判例,我们具象地感知到什么是公平正义,什么是中国法治的格局和温度。所以我们坚定了一个创作的方向,就是要拍出有温度的、鲜活的法官形象,拍出一部极具真实感和烟火气息的温暖现实主义法治剧!


创作中,真实还原是我们的目标,演员演得像法官是表演的及格线。开机前2个月,主演们就进入法院体验生活。仅仅访谈是有局限性的,只有生活在法院,与法官们同吃同行,实际接触法院的工作细节,才能体会到真实的法院工作,了解法官的所思所想。我们不但旁听庭审,组织模拟法庭开庭,甚至在法官的指导下真实地去调解,和当事人面对面地交流。


图片


可以说,这部剧创作的过程就是向法官学习的过程,是法官们严谨的态度感染了我们。参与到《底线》项目中的每一个人都充满激情,创作标准极其严苛。领导们全部冲在第一线,谁还有脸喊苦喊累?对法官浓浓的情感都凝聚在这部剧里,我们不需要完美的虚假,真实是最有力量的!


希望看完《底线》之后,大家对法院和法官不再陌生,对维护这个社会和谐健康发展而默默付出的法律工作者充满敬意!同时希望这部剧能让广大群众意识到,关键时刻要拿起法律的武器来保护自己,也希望大家看到法律和道德的底线,对自己的言行有所约束。我们更想呼唤人与人之间能少一些冲突,少一些抱怨,多一份真诚友善,多一些理解和包容!



希望每一个人

在《底线》中能找到自己的影子


图片

电视剧《底线》编剧 费慧君 李晓亮


通过采风和调研,我们逐渐摸到了法院剧的特质,即从法、理、情这三个维度考量,这也成了《底线》这部剧的一个创作基调。我们想真实、完整地展现法院人的工作日常,力求将他们在工作中面对疑难案件的纠结,面对当事人质疑时的痛苦煎熬,以及他们在职业发展上的困境、挣扎都能够准确地刻画出来。


法官给大众的印象其实是高冷的,他们坐在高高的法台上,手执法槌,主持公平正义,判别是非曲直。但是通过接触,跟很多法官成为了朋友,我们才感受到他们实际工作过程中面对各种棘手的案件,研究证据、探索真相的艰辛,这为我们后续人物塑造带来很大帮助,让我们一下子就抓住这部剧追求的质感和烟火气。


在剧本创作阶段,我们想着力展现老中青三代法院工作者不同的形象,因为通过对200多位法院一线工作者的采访,我们发现70后、80后、90后这三代法官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他们每个人的成长都伴随着整个时代的变迁与发展,也见证了中国司法改革进程。时至今日,他们依然是推动我国司法进步的主力军,为中国的司法进步发光发热。


还有一个难点就是如何平衡观赏性和专业性之间的关系。我们既要保证案件的逻辑缜密、法律严谨,又要考虑作为一部电视剧所具有的艺术性和观赏性。关于这两点的平衡,我们花了很多时间讨论和交流,对于剧本反复推敲打磨,修改20余稿。电视剧是文艺作品,而非现实生活的纪录片。我们选取真实案例作为创作基底,再进行碎片化的艺术加工使其具有观赏性,这样既没有脱离现实生活,又满足了观众的需求。


我们想要通过这部剧展现整个法律共同体中每个流程环节中参与的人员,包括审判人员、法官助理、书记员等,无论是初出茅庐的法院新人,还是身经百战的审判长,他们都能够透过这部剧找到自己的身影,也让观众深入了解法官群体在日常严肃谨慎的环境中如何工作、如何生活,卸下法袍的他们生活中也有各种酸甜苦辣,也有无法解决的家庭矛盾和困难,但穿上制服的那一刻,他们就会成为守护社会底线的司法工作者。


我们希望剧中的案件是紧跟时代的,能够反映新时代发展过程中表现出来的新矛盾、新问题。每一名观众都能在这部剧中找到自己生活的影子,剧中人面临的难题何尝不是现实生活的写照。人生难题,总有办法。这是我们想传递给观众的一种价值观,也想通过这部剧让老百姓明白关键时刻要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让受众感受到法律的温度,这也是我们文艺创作的社会价值和意义所在。



司法涉案剧的创作新路径,

让人性思考融入时代背景


图片

电视剧《底线》文学总监 王凯


2020年8月的夏天,在云南西双版纳《冰雨火》剧组,我接到了要策划一部展现当代人民法院的电视剧的任务,感慨自己和司法题材可能有特别的缘分。当时对于做刑事还是民事的方向选择上,优先选择了以民事案件为主。一方面,民事案件更贴近生活,能满足人民的需要;另一方面,想从《冰雨火》危险刺激的抓毒情境中走出来。原本以为要做一部轻松温暖甚至充满喜剧色彩的法官生活剧,没想到真实的法院采风让我完全改变了看法。《底线》的突破就在于将原本题材固有的创作难点,反而转换成了本剧最大的看点。


现实主义创作必须脚踏实地,不骄不躁地在生活里浸泡


无论是最高人民法院、出品制作公司,还是编剧和我,都提出来第一步动作必须要扎实的采风,决不能是三五天地走马观花,一定要不骄不躁地在生活里浸泡。


前期我们做了很多准备工作,首先要迅速对中国法院的大架构进行了解,接触全国知名特色的真实法院工作者,掌握各地法院有哪些特色法庭,然后列出提纲,为下一站采风工作做好扎实准备。


采风的初期以座谈会居多,很多创作者因为几天下来问不到有趣的内容而失去耐心,越是这个时候越要沉下心来,只有多听多看才能慢慢感知具象化的人物和职业感,到深度采访阶段,我们才知道如何让他们彻底敞开心扉。比如一对一采访,我们不会直接问工作、案件,因为我们已经知道法院工作的流程和机制,反而从他屏保上的孩子、她的衣服和饰品来切入效果更好,此刻暂时放下“目的性”,换来的是被采者滔滔不绝的故事经历和职业感悟。就这样,我们来来回回进行10余次采风,走访全国60余家法院、200多名法院工作者,收集整理500多例案件。


破局更需格局,将司法、人性的思考融入时代背景


法官的工作相对独立和静止,创作中缺乏动作性和悬疑感,加上法官工作程序和纪律比较严格,都对艺术表现有较大的限制。如何破局?我们调转了思路,着眼于“怎么判”是最大的悬念,挖掘案件背后的人生百态是核心。


面对庞大的人物和案件素材,先写人还是先写事成了一个难题。第一稿我们以三个主要人物搭建故事线,后来选择用一个案件来串联几位主角引发各种矛盾,再后来选取四位法院新人来展现十年来的法院变化……就这样反复推翻。最后,当我们把中国司法进步融入时代背景,才发现我们既不是写人也不是写事,更不是职场小生态,而是如何呈现我国的司法自信,如何做好中国表达。由此对故事、人物、案件进行全面升级,最后定稿为三代法院人在中国司法改革背景下,通过对一件件纷繁复杂案件的审判和调解,始终坚守底线、捍卫公正的一部法官群像戏。


越是庞大复杂的题材,越需要内容上的领航员


司法题材有天然的门槛,所以需要做大量的功课,不然很难建立和导演、编剧等主创的有效沟通。剧本会上,大家经常停下来确认该情节是否符合司法实际,不能天马行空编故事。《底线》涉及的人物、案件、专业知识很多,为避免出现纰漏,我们选择“刷漆式创作”,一层层来,不放过每一个细节。

图片

由于题材的专业性和生僻性,我们还要对主创、主演做好普法工作,和他们一起再次体验生活,把剧本之外我们对法院、法官、司法的感知一点点传递给他们,从而增进他们对角色的深度认知。《底线》这部剧,大家花了很多时间走进真实的法院、走进法官生活。靳东老师还参与了真实的现场调解工作,学习法言法语和本土口音,成毅、蔡文静、王秀竹等青年演员在模拟法庭夜以继日地反复训练。大家都努力把刘国彤导演要求的“极致真实感”在各个环节落实到位,最质朴的光影之下,那些人之常情、那些朴素道理、那些也是普通人的法官们,显得格外生动有力。情、理、法的冲突与平衡,不只是剧中法官的日常,更是现实社会中我们每个人一生的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