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苍溪县人民法院

耐 心 抚 创 伤

“你是冉庭长吗?刚才代理人给我说了今天的调解情况,我反复思考过了,就如你们劝我的那样,翻过这一页,我更该思考过好今后的生活,就按调解的意见办。你们为了我的事操了不少心,真是谢谢了。”

打来电话的是苍溪县元坝镇年近七十的张刚老人。接过电话,苍溪法院审监庭庭长冉晓红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一起长达八年信访的医疗事故损害赔偿案件终于得以彻底化解。

意外:鲜活生命懵然失去

2004617日,张刚老人永远无法忘记。在元坝镇场做生意的儿子张小刚因四肢无力骑车到苍溪县元坝中心卫生院门诊部就诊。应张小刚的要求,医院派了一名护士随他一道到其门市部输液治疗。下午三时许,张刚发现儿子呼吸困难,大汗淋漓,便紧急向医院求救。晚八时,张小刚便因抢救无效死亡。

张刚认为是医院用药不当,抢救不力才导致儿子死亡,遂要求院方赔偿各项损失。由于双方分歧较大,20048月,何家将卫生院诉至法院。

诉讼过程中,广元市医学会鉴定认为:医方的治疗行为与患者死亡无直接关系,不属于医疗事故。何家不服,申请重新鉴定。20054月,四川省医学会经鉴定认为:医方的治疗行为与病人的死亡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构成一级甲等医疗事故,医方负次要责任。正是基于此鉴定结论,20055月,苍溪县人民法院依法作出判决:由院方支付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等共计54760元的45%24642元。

早晨还能骑车,晚上就死人,医院过错明显,法院才判赔两万多元。何家亲属对省医学会鉴定及法院判决不满,从此便走上信访申诉之路。

上访:要为死者讨回公道

2005年到2010年,何仕刚先后到县、市、省及卫生部等有关部门上访,甚至致信国务院办公厅、全国人大常委会,称医学会鉴定不公,法院判决不当,要求再审。期间,人民法院会同县委、政府有关部门多次组织双方调解。院方以鉴定结论为依据,坚持自己的观点,而何家则坚持要求明确医方责任,为死者讨一个公道,并要求赔偿五十余万元。由于双方分歧意见较大,一直未达成协议。

为妥善处理本案,201012月,苍溪县人民法院决定就该案启动再审程序。

再审过程中,何家要求提请中华医学会进行医疗过错鉴定。中华医学会在接收到法院的申请后,回复称其只能进行医疗事故鉴定,不能就患方提出的医疗过错实施鉴定。同时,在无充分证据推翻四川省医学学会鉴定结论的前提下,又进行医疗过错鉴定是无法律依据的。再审中,双方均未提供新的证据。承办该案的冉晓红也几次组织调解,由于双方态度强硬,均未取得实质进展。

从法律适用角度讲,本案应当适用《医疗事故处理条例》,按此条例规定则无“死亡赔偿金”。如照此判决,医方就是承担全责,总赔偿金也只5万余元。如此,何家一定会继续其信访之路。如果突破省医学会鉴定结果和《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的束缚,加重医方的责任并追加死亡赔偿金,医方也定会提起上诉。

调解达不成协议,判决又不能根本化解双方的矛盾。本案如何处理,考验着承办法官的智慧和耐心。

转机:温情问候触动心灵坚冰

“屋漏偏遭连夜雨”,近两年不幸一次又一次降临到张刚老人的头上。2011年其在外务工的二儿子因患脑溢血,突然死亡。今年4月,他又不慎将腿摔断。何家的遭遇牵动着承办法官的心。

面临人生一场场劫难,法院伸出了温暖的手。在张刚住院和在家休养期间,法院副院长白柳泉和冉晓红几次前往医院或到其家看望,送去慰问金,并随时通过电话联系,了解病情,鼓励他坚强面对。

一次次走访、一个个电话,法院的真诚打动了张刚。他表示:“法院为了我的事跑了不少路,说了不少话,费了不少心,我看在眼里。他们是真心实意想帮助我解决问题,我也不能认死理。”

张刚态度的转变,给案件的处理带来一丝转机。

结局:协议弥合八年创伤

看到张刚积极解决问题的态度,背靠背做好双方工作,确定好双方均可能同意的调解方案成为解决双方矛盾的关键。

一方面,该院院长舒强亲自与县卫生局负责人联系,通报目前何家的家庭情况,商讨案件解决办法。何家的遭遇也得到了卫生局负责人的同情,并表示将配合法院全力做好卫生院的工作。一方面,副院长白柳泉与承办法官们又通过与张刚面谈,代理人及亲戚介入劝说,多方面做好张刚的思想工作。

在法院的努力下,双方的相互理解在一点点增加、成见在一丝丝消减、分歧在一步步缩小。

94日,在法院的组织下,双方在时隔两年后又重新座在了一起。

从上午九点到中午一点,历经四小时的艰难调解,双方终于达成调解协议。由于张刚腿脚不方便,未参加协调,其代理人将调解协议内容告之张刚后,他激动地给冉晓红打来了电话。(彭孝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