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苍溪县人民法院

怀中执行款感动九旬老人


(执行法官与老人亲切攀谈)


  “ 娃儿们,为了我的事你们跑了不少路,你们真是大好人,比我孙子都强多了。”10月15日,在苍溪县亭子乡福山社区一个普通的农家小园里,九十二岁高龄的申请人李万菊老人握着执行法官地手,久久不愿松开。

  老人口中谈到的孙子,其实就是本案的被执行人。奶奶咋申请执行孙子呢?事情还得重头说起。

案情回放:

  李万菊户籍地在亭子乡沿江村一组,十多年前,其儿子死后因与媳妇不和睦,便搬到女儿家生活。沿江村一组属亭子口水利枢纽工程淹没区。2011年,依据国家移民搬迁相关政策,李万菊连同媳妇、孙子一户五人共获得国家补偿款38.4万元。这笔钱由孙子陶诗金统一领取,并用于盖建房屋等,并在新修的房屋内为李万菊留有住房。李万菊在得知自己也应当享有补偿款后,便要求孙子陶诗金返还属于自己应得的移民补偿款。陶诗金坚决不同意分割此款。该纠纷经村委会、乡政府多次调解未达成协议。李万菊遂委托其女婿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在全面查清案件事实的基础上,判决孙子陶诗金支付给奶奶李万菊补偿款4.6万元。

  判决生效后,陶诗金未履行。2014年7月10日,李万菊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执行过程:


     7月16日,执行法官第一次见到被执行人陶诗金。陶诗金以补偿款全部用于修建房屋,无钱为由拒不支付。经过执行法官释法明理,陶诗金同意回家积极筹款。

     7月21日,执行法官第二次找到陶诗金。陶诗金支付2万元。执行法官要求其必须在三天内足下余款项,陶诗金满口应允。

  然而,此后两个多月,陶诗金竟与执行法官玩起了“失踪”, 不接听电话,也找不到人。

  一个偶然的机会,执行法官得知其在苍溪县城有住房。经过多方打听,终于找到具体位置。

     10月12日,执行法官一早出动,将正准备出门的被执行人陶诗金堵在了家中。面对执行法官的质询,陶诗金一言不发,且仍拒不支付下余款项。执行法官遂作出拘留决定。

  法院的强制执行措施,给了陶诗金及其家人强大的威慑力。10月12日下午,陶诗金的家人将下余兑现款2.6万元缴至执行局。

兑现现场:

  款虽然执行到位了,但这笔款该怎样使用,怎样才能保证将其用于老人生活?这些问题不给家人交待清楚,可能引发新的纠纷。

  执行法官决定将执行款送到老人家中。

     10月15日,执行局局长张素华、执行法官向剑、杨仕良冒着鹅毛细雨来到老人的家中。从县城出发时,张素华局长还专门为老人购买了一件牛奶。

  听到法院的同志来了,还在睡觉的老人立即从床上起来,招呼大家座下。

  执行法官和老人拉起了家常。详细询问了老人的身体和生活情况,并将兑现款放到老人怀中。老人望着法官,久久才说:“这么多年了,他(孙子)都不来看看我,我有什么想头呀,这钱本来就是我的。”法官知道,不是伤透了心,慈祥的老人咋会告孙子呢?

  随后,执行法官当着社区干部,一再叮嘱老人的女儿、女婿,要搞好家庭关系,安排好老人的生活,确保把每一分钱都用于老人。

  淅淅沥沥的秋雨中,农家小院里充满了和谐融洽的谈笑声。(苍溪法院)